【美食故事】关于烔炀糕点的回忆

10478 0 2017-11-07 16:17:05 来源:烔炀中学·李木兰
分享到:

2017年10月28日,烔炀第五届美食文化节在烔炀月亮湾湿地公园举办。当天秋阳正暖,微风不燥,我约了好友一起来到了湿地公园。放眼一看,公园里开阔的场地上搭建了一座高大的舞台,文艺演出正在进行,四周摆满了美食摊位。游客很多,有的在看文艺演出,有的在摊前品尝美食。我们对文艺演出没多大兴趣,就在美食摊前转了一圈,这里有巢湖的湖鲜,烔炀的各色糕点,民间的捏糖人,炸泡子,农家制作的各种小菜和干菜……忽见一个案板上有现做的菊花糖和牛皮糖,不觉拿了一块放入口中,啊,那种软糯香甜,直沁味蕾。记忆中的味道,勾起了我许多儿时的回忆。

我家就住在烔炀镇西北的一个村庄,离镇只有四五里,我算是土生土长的烔炀人。小时候家里贫穷,很少能吃到零食,就算烔炀糕点再有名气,也不是经常能吃到,但偶尔吃到就记忆深刻。那些发生在我身边关于烔炀糕点的往事,温暖了我那清贫的岁月。

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,提及美食,似乎总是和过年相关联。记忆最深刻的是腊月里,家家都要做糖果。不像现在想吃糖果,直接去食品店就能买到。那时商品经济没有如今发达,家家户户自进入腊月起就开始准备过年的吃食:做糖果,磨豆腐,舂糯米……我们村有一家专门在腊月里为四邻八乡做糖果的临时作坊,每年在那个时间段就忙碌起来。看到他家烟囱里冒着缕缕青烟,空气里弥漫着丝丝的甜香,就感觉到了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了。为了节约成本,每年我家做糖果所需要的糖稀,都是自家熬制的。记得那时,父亲将舂好的大麦芽和煮好的糯米饭拌在一起,捂几天后,就倒入大锅里,加上水进行熬制。熬糖那天,就是我们姐弟仨的节日,因为有好吃的糖稀吃了。在父亲将糖糟倒入锅里后,我们姐弟仨就围站在土灶边,眼巴巴地看着父亲用一大锅铲不停地搅动糖糟,奶奶在灶间烧火。那时小弟个子矮,够不着锅台,奶奶就让他站在风箱边的土台子上。奶奶一边往灶间塞柴草,一边不停的叮嘱:“三儿,站好,仔细别烫着!”灶膛的火光映着奶奶的脸红亮亮的,厨房里弥漫着热热的水雾,锅里糖糟在不停地翻滚,漾起许多白色泡沫。“好了吗?挂片了吗?”我们心急如焚,小心脏如炉灶间跳动的火苗。终于锅里的水渐渐少了,父亲用锅铲顺着锅沿铲一圈,锅铲上沾满了一点不是很浓的糖稀。当然我们姐弟仨会轮流着享受到那份美味佳肴。直到后来那糖稀越来越浓,也越来越甜,我们也一饱了口福。许多年以后,我再吃任何甜食,也品不出当年那份既温馨又苦涩的甜味来。

按照本地的风俗习惯,每年的正月初二,母亲就会带着我们姐弟仨到外婆家去拜年。外婆家在凤凰集边的一个村庄,似乎有点远。我们经过“长途跋涉”,走到了外婆村口的门口塘边,远远就看到戴着蓝头巾的外婆站在村口的高坡地那儿在等我们。“家奶,过年好!”“家奶,我们给你拜年了。”我们仨争先恐后地跑过去说。外婆笑盈盈的说:“好好”,拉着我们走进她那独居的小屋。(记忆中外婆就和三个舅舅分了家独住)母亲拿出了拜年的礼物,是四包玉带糕四包糖,当然是每家一包糕,一包糖。就这微薄的礼物,我们在外婆和舅舅家就要过十多天,当然外婆的那份“香招云中客,味引洞中仙”的四镶玉带糕就在我们睡在外婆那张床上的当晚,就被我们分食了。我们还津津有味的品着糕片里的核桃仁和红绿丝,咂巴着嘴。外婆看着我们满足的样子,高兴地笑了。一直到正月初十三四,我们要回家了,外婆像变戏法一样,又给我们仨一人一个咸鸡腿,用红纸包着。我知道这是外婆养的鸡,她自己舍不得吃,除了给她自家孙子一人一个鸡腿外,也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外孙子,所以每年从外婆家回来,我们都拥有了一个又香又肥大的咸鸡腿。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风俗。

我的姨奶奶家住在烔炀镇上,在我家的亲戚里算是“富有”的了。小时候我最喜欢跟奶奶到姨奶奶家去走亲戚。那时感觉就像到了大城市一样,除了见了世面外,每次回家,姨奶奶都会买点烔炀的糕点,比如菊花糖、白切、烘糕、洋金枣之类,让奶奶带着。回家后,奶奶将这些糕点当宝贝一样藏着,轻易是不会拿给我吃的。当然也有例外,就是如果哪天大弟跟我们一道睡的话。(那时我和奶奶睡在小屋,父母带两个弟弟睡在老屋里)奶奶就会拿出那些宝贝来,只是每次大弟会得到多一些,比如我得到三枚菊花糖,正喜不自胜时,忽然发现大弟手里有五枚菊花糖,于是心有不甘,又弄不明白奶奶为什么偏爱大弟。当然这些不愉快很快就被糕点的香甜冲掉了,剩下的就是我们在那补着补丁的蚊帐里翻着筋斗,吃着糕点,唱着不成调的童谣。所以在那时,我很盼望大弟能天天晚上和我们一道睡觉,这样我们就天天有糕点吃了。

说了这么多童年的往事,说明我是一个很怀旧的人。所以今年中秋节回娘家,我没有买烟酒之类的礼品,而是到康乐食品厂买了两大包各色的糕点。如今,我的父母已年愈古稀,我想他们也一定会怀念那些清苦的岁月。我把那些糕点放在小茶几上,和父母坐在那里,一边吃着糕点,一边拉着家常,耳畔似乎回响着“三儿,站好,仔细别烫着”的话语,眼前似乎闪现村头高坡地上带蓝头巾的外婆,那弥漫着水汽的温暖的厨房,那载满歌谣的破旧的蚊帐。奶奶和外婆早已不在人间,可那些关于烔炀糕点的回忆,却在脑海里越来越深刻。我知道如今的盛世为什么要举办美食节,大家欢聚一起,用独特的方式去品尝美食,就是要记得住乡愁,珍惜如今的幸福生活。(李木兰)

编辑:西伯利亚狼
说明文字

巢湖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- 巢湖资讯微信号:chaohunews

手机微信扫二维码,关注我们,随时随地看最新巢湖新闻!

网友热评

以上言论仅代表用户个人言论,巢湖网保持中立 欢迎您访问巢湖网
  • 巢湖
  • 合肥
  • 旅游
  • 美食
  • 财经
  • 科技
  • 网络
  • 汽车
  • 教育
  • 房产
  • 家装
  • 农业
  • 乡镇

热点·聚焦